玛利亚图书馆:超越图书本身的多维网络

创建时间:2014/12/23 13:58:56 作者:信息员 点击数量:
摘要:通过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及其他组织的经验中学习,玛利亚图书馆寻求重新定义图书馆对于我们所工作的社区的意义。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的目标是加强社区在回应自己界定的挑战当中的学习、寻找与成长的能力。

@sissiyuen 2014-03-25 16:18

他们自称“图书馆忍者(Library Ninjas)”,他们到布希亚社区图书馆(Busia Community Library)看电影、吃香蕉、喝净水。图书馆在早上九点开门,而每周二,都有一大群孩子早早就在等待。在横跨肯尼亚与乌干达边界的布希亚镇,这些孩子在街上流浪生活,靠乞讨与打点小零工为生。电影要到11点才放映,但孩子们每周都早早到场,甚至比馆员还早。

对这些图书馆忍者来说,布希亚社区图书馆(BCL)是他们所能拥有的唯一安全的公共空间。他们中有些人虽然生活在街上,也还能去上学,但对大多数来说,图书馆也是他们唯一能接触到书籍的地方。在等待电影开场前,孩子们可以读书或使用电脑。

“忍者”们不是唯一以图书馆为圣殿的人群。如今,坐落在政府办公楼,占用两间小房子的这所图书馆,在平常平均每天要接待30位读者,他们来自该社区,拥有不同背景。主顾们为了不同的原因而来——从研究农业实践到收发电邮,或者是查询政府服务或法律的材料。有位政府官员每天都在午餐时间来图书馆阅读有关人体生物学的图书,纯为个人兴趣。

而到了学校放假期间,访客的数量更会激增,有时甚至超过了容纳能力。在那些日子里,用户们借出他们的图书,坐在外面的停车场里。

布希亚图书馆在2006年开张,是由一个社区组织“家庭支持服务(Family Support Services)”开办的。当时,我正在布希亚做一项经济与健康的研究。当我发现这个图书馆时,我也来这里找书,但却发现它的存书不多。我开始帮助他们增加藏书量。

后来我离开布希亚,从事国际发展政策方面的工作。当我越多地面对真实世界在全球层面的挑战,我越相信图书馆能够成为支持多项发展目标的关键工具。在2009年,我联合发起了“玛利亚图书馆(Maria’s Libraries)”来为布希亚社区图书馆提供更多系统性的支持,并给整个肯尼亚的图书馆网络提供支持。

图书馆首先给予街头儿童一个安全的栖身之地,仅此已经意义非凡

为何选择图书馆?

图书馆当然不是什么新概念。但图书馆有两个原则性的元素——他们作为公共空间的功能,和作为连接信息资源与技术的接入点——让他们成为改造社区发展的理想场所。在没有图书馆的地方建立图书馆网络本身也成为在数字时代重塑图书馆本身的一个机会。在玛利亚图书馆,我们用图书馆的公共空间功能,吸引社区成员来开发新的信息服务,回应他们的需求。

有图书馆陪伴着成长的人,直觉上就能明白图书馆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对有些人来说,图书馆通过图书与互联网,提供了通向其他世界的大门。最近我跟一些来自保加利亚柳本卡拉夫洛夫地区图书馆(Lyuben Karavelov Regional Library)的人交谈,得知这家图书馆成为那些寻找长期工作的失业者的支持中心。在肯尼亚,图书馆是盲人唯一能够找到阅读材料的地方。在美国缅因州波特兰,一家图书馆为那些没有律师的农村地区群众提供免费的视频服务。在纽约,一家图书馆有一个项目让关在监狱中的父亲们给他们的孩子读书。

在全世界,能接触到图书馆的人都与图书馆有很深的个人关系。

作为一个机构而言,图书馆的定义看起来很简单:他们是为公众提供书籍与其他资源的场所。这是个好的起点,但也只是一个起点。我们在玛利亚图书馆的研究与工作,让我们从国际发展的关键议题的角度重新定义了图书馆的概念。

对信息的需求是跨界的

图书馆可以贡献于多个发展目标的实现。比如,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呼吁全世界组织起来应对有关贫困、妇幼健康、教育、艾滋病及疟疾防治、环境可持续性等发展议题。全球数以千计的实体被组织起来回应这些挑战。

尽管当前的发展观点指出当这些议题被一并回应时(一种“生态系统取向”),可以创造出良性循环,但这些议题过于多样化和复杂,以至于对于单独的一个组织来说,回应其中之一都是非常复杂的,更不用说回应所有的议题了。

但是,有一点是所有千年发展目标所共同要求的:它们都要求公民们能更好地获取信息。此外,它们要求围绕这些信息的互动,使得公民们可以行动起来。图书馆,一种汇聚信息资源的公共空间,能够在回应所有这些发展议题上,扮演一个清晰的角色。

在玛利亚图书馆网络中,人们可以参加培训项目来提升生活和工作技能,图为某个微软软件培训班的结业合影

图书馆用户定义自身需求

允许参与式发展,或社区引导模式,几十年来已经是被广泛讨论的取代自上而下发展机制的途径。图书馆也能帮得上忙!作为公共空间,图书馆允许个人或团体按自己所需获取资源。国际组织或政府可以通过图书馆提供服务;而图书馆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在强化已有的或初创的公民社会行动上扮演一定的角色。若图书馆发展起来,可以回应用户对信息的需求,他们就能够让真正的社区主导的发展行动产生出来。

更进一步,若图书馆的服务是需求导向的,它们也就可以作为其他服务的枢纽,这些服务可能不是人们一开始认为图书馆可以提供的。比如,图书馆可以拥有一个“工具架”,农民们可以来此借用农具。图书馆也可以成为电力服务中心,人们可以为手机或其他设备充电。这些可能性与需求都是根据地方不同而有多种形态的。

让我们回到图书馆忍者们,作为图书馆如何培育需求导向项目的例子。当玛利亚图书馆开始一个我们称之为“街童项目(street kid program)”的计划时,我们唯一的目标是让图书馆成为街童们感到舒适的空间。当我们开始做这项艰苦工作时,我们的想法是询问这些孩子他们想从图书馆获得什么,并回应他们对我们所说的。我们的外展协调员花了数个小时,探访那些在边境上的孩子,告诉他们可以来图书馆看电影。第一周,大约五个孩子来了。

我们没有再做任何外展,第二周的人数翻了番,并且持续增加,直到每周有大约20个孩子稳定地过来。这远超我们的预期,而我们发现自己也要争分夺秒地赶上他们的热情。我们的第一步工作是两件事:1,我们寻找其他本地街童服务,让我们能在图书馆为他们提供信息;2,我们开始与孩子们做一些观念探索,让他们自己设计方案来解决他们自己的挑战。

我们发现现存的服务无法应对这些人的需求。比如,儿童保护官员关注于将男孩们送进少管所,或送回他们当初逃出来的家庭环境。当我们与孩子们探索他们面对的各类挑战时,他们指出保护项目起始对他们的安全是一种威胁,尽管这些项目的本意是保护他们。

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请求我们停止称他们为街童,在经过一场热烈的头脑风暴后,一个新的绰号诞生了:图书馆忍者。

当前,忍者们正在参与两个计划,还有另一个计划也在动工中。首先,他们想得到农业经营培训,我们则正在联系合适的伙伴与资助人来建立一个图书馆忍者合作社。他们将被教会养殖家禽,以及经营和财务管理技能。其次,忍者们希望得到尊重并成为社会贡献者。我们则与肯尼亚基苏木(Kisumu)附近的图书馆合作,创造一种机制,让忍者们的声音能被听到。

忍者们还要求有一个庇护所或群体家庭,具有同时确保灵活性和安全性的规则。我们还在寻找可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的组织的过程中。一旦这一计划开动,图书馆将不再参与,但会将合适的伙伴带来参与这一项目。图书馆将继续主动寻求为忍者们汇聚各种机会。我们也会继续放映电影,提供清洁饮用水和香蕉。

图书馆是既有的多用基础设施

一个图书馆可以做许多事情来推动社区发展。一个图书馆网络则可以做更多。在肯尼亚,国家图书馆服务网络(KNLS)有54家图书馆加盟。在KNLS之外则有更多,而现在并没有完整的名单。玛利亚的图书馆与一个拥有五家图书馆,在肯尼亚有多个区域工作的试点网络合作,来探索如何更好地促进站点之间的合作。

图书馆网络的一种想法是类似一个实验室网络,创新的点子可以在不同情境下进行试验,而成功的项目则可以通过图书馆系统自然地扩大规模。只要有了一个正常发挥功能的网络,就可以让来自一个社区的想法扩散到其他地方。

reading home

在玛利亚图书馆的工作中,我们看到,通过为支持其他地方愿意操作我们项目的图书管理员提供帮助的指引文件,这种扩散是真的发生的。这些文件鼓励图书管理员们在自己的社区操作这一项目。由此我们看到我们的项目在肯尼亚被其他团队实践——我们也看到在其他国家的实践。很有趣的是在实施同样的项目时,不同的图书馆有不同的目标。

比如,在我们的网络以外的两个组织操作的墨脱母亲故事会项目(Mama Mtoto Storytime Project),教育年轻母亲们给他们学前年龄的孩子读故事书。这开始于肯尼亚一个关注早期儿童教育的团体。当他们实施了这个项目,他们关注于多语种图书,让儿童能更容易地进入他们将会在学校经历的学习环境当中。

另一个组织则是在卢旺达的,他们为感染HIV的年轻母亲提供医药。这个组织在让这些母亲们遵守治疗时间表上遇到困难,于是他们发现墨脱母亲项目可以成为让母亲们感到生命有价值的一个途径。

图书馆网络是一种国家资源

对于图书馆网络的另一种思路是视其为一种国家资源。对于想要在新项目点实施项目的发展工作人员来说,图书馆是项目可以被实施的空间,不管是在一个地方,一片区域,还是整个国家。不论有没有完整的项目,图书馆对于非营利组织、政府或国际组织来说都是很好的提供信息资源的地方。

比如,肯尼亚最近通过了一部新的宪法,在我们对社区需求的调查中发现,虽然人们表达了对这部宪法的兴奋之情,很多人同时也表示不清楚这部宪法对他们来说其实意味着什么。

在肯尼亚的若干组织努力来回应这一知识空缺。一个组织提供了小册子和其他材料,致力于用易操作的方式列出新的宪法权利。另一组织则举办了年度的国家法律觉醒日(Legal National Awareness Day)活动。在玛利亚图书馆,我们当前正在调查图书馆如何支持这个活动。

作为既有的基础设施,图书馆是一个可以用来庆祝国家法律觉醒日的物理空间。除此之外,虽然图书馆没有开发理解新宪法有关材料的角色,却可以成为重要的获取其他团体材料的接入点。

强化图书馆的网络来强化公民参与,可以让社区主导的行动产生并推广,并与全国或国际的项目连接起来。

结论:向前看

玛利亚图书馆当前正与肯尼亚国家图书馆服务网络及布希亚(Busia)县政府合作,在布希亚县建一家新的图书馆。这家图书馆按着国际标准,将更现代化,有创意,并且将设计成强化图书馆培育社区主导发展的功能。这家图书馆将拥有传统上图书馆所拥有的书籍与技术,也将有布希亚县唯一的公共礼堂,一个合作空间,以及一个既是学校资源、又是DIY制作者空间的市民科学中心。

我们希望这家图书馆将影响肯尼亚其他的图书馆的行动。实际上,虽然新图书馆的施工还未开始,我们已经看到其他社区采用布希亚图书馆服务的模式了。临近的邦戈马(Bungoma)县已经与布希亚图书馆委员会交流,来学习他们的经验,并开始确保那里的新图书馆的土地。

我们正在学习如何最好地强化我们的试点图书馆群。一旦这个模式确定下来,我们将扩展这个网络到其他图书馆。当那些图书馆不需要我们的参与就可以自发合作设计项目时,我们就能够知道我们取得了成功。

通过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及其他组织的经验中学习,玛利亚图书馆寻求重新定义图书馆对于我们所工作的社区的意义。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的目标是加强社区在回应自己界定的挑战当中的学习、寻找与成长的能力。

【本文转载翻译自】
http://www.policyinnovations.org/ideas/innovations/data/000246
翻译:赵擎寰??? 校对:陈辰晟

关闭